bokee.net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是新闻为王还是观点为王

 

 

当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风暴席卷而来,冲击并改变了传统的媒体生态环境之初,我这个报人不免有了杞忧,担心报纸很快将走向穷途末路了。幸而很快阵势明朗,报纸作为一种传媒形态,它是不会消亡的。

但报纸的传播介质总有一天会由纸质变为数字的形式。传媒大亨默克多有言:“报约最终会衰弱,但报业不会,它将向数字化转型。”最好的出路是报网互动,报网整合。

在新媒体格局下,是技术为王还是内容为王?这已不是个问题了;只是,内容为王不等同于新闻为王,在依然是内容为王的情势下,我觉得既然不是新闻为王,那就只能是观点为王了。实则几年前,早就有人宣告“媒体竞争进入观点时代”。

过去是“一报在手,样样都有”;现在不然,你无法去同网络抢新闻,更遑论什么独家新闻了。现在的新闻阅读习惯是“从网上得消息,在报上得解释”,你能做的,除了从网上抄抄新闻外,只能从抢抓“第一落点”摇身一变为怎么样把握“第一解释权”。也就是说,你的长项不再是新闻,而是新闻的解释,是你的观点。

这解释、这观点,就是纸质媒体的话语权、公信力。

据说“柏拉图要理想国,熊培云要思想国”。柏拉图心目中的理想国,人人都是国家的战士,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只要是推进国家利益的都是好的、善良的、公正的;熊培云追求的思想国是一个开放的公民社会,人人都有自己的大脑,都可以自由思想。我想,熊培云追求的思想国其实也可说是一个“观点国”。

不管怎么样,我赞赏熊培云说的,写时评或社论,是书斋里的孤独演讲,演说者与听众都看不见。这个书斋演说者,应该保持三个独立。

第一点,要独立于威权与商业,不能受权柄或钱财的指使作违心之言,甚至颠倒黑白;换句话说,如果我不能行使积极自由,但至少要坚守消极自由的底线。

第二点,要独立于自己过去的荣辱,所谓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世间万物都在变化,我们不能因为有人惩罚过你或对你有所奖赏就在文字上进行报复或网开一面,否则就有损于一个写作者的公正立场;在评论上报恩与复仇,是对自己的轻视,对文字的冒犯。

第三点,要独立于民众,做到“虽千万人,吾说矣”。一个参与时代的书写者,应该忠实于自己的经历、学识与良心。人人都是思想家,人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国,但媚众和专制一样,都会破坏一个人在精神上安身立命,在思想上立国。它可能不会夺走你的匹夫之勇,但会夺走你的独立精神。

他还再补充一点,即第四点,要学会自由交流。

在这样一个大家都有话语权的时代,那些持多观点、独立的客观的编辑和记者,就成了社会最需要的媒体人才。在互联网时代,要成为好编辑或好记者,就需要用客观的态度来对待各种事件,并且非常有见地把不同的观点聚合,独立、客观、公正地表达出来。

李开复引用一本比较冷门书,叫做《群众的智慧》这本书预测,经过了群众的智慧后,互联网可以比过去更能挖掘人们的潜力,并做出明智的抉择。不过,作者也提出了四个先决条件第一,群众的智慧必须有多观点的客观表达,才能够变成智慧,不然就可能被误导、被煽动。第二,要保持客观的态度,如果先入为主去做判断,那么就没有智慧了,或者太过担心别人的批评而不敢说了,就没有可能引发智慧。第三,要有一个非独裁的决策模式,也就是说我们要靠一个人的专业知识和天赋来决定他的话有多大的分量,而不是看他的职位有多高。第四,这些意见需要一个相当客观、相当有智慧、又是一个非独裁的、能够融合大家的意见、深入地去探讨问题的人来做一个观点的聚合者。

李开复说得好,在互联网时代,编辑、记者的作用将更举足轻重。其专业训练,将会使他们成为互联网时代的舆论列车,去聚合合适的内容,把好的内容提到更高的层面,用卓越的笔锋描述真实的信息,利用一些实例来引导网民,帮助他们正确判断,具备分辨真伪的能力。

 

 

 

分享到:

上一篇:这个健忘的李 锐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